当好作家的 “版权管家”

来源:中国知识产权报 发布时间:2022-05-20

  2021年度著作权使用费总计526万元,其中,已故著名作家陈伯吹的作品著作权使用费最高,近100万元。近日,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下称文著协)发布2021年度最受欢迎的十大作家排行榜,入围作家的收入情况引发业界关注。

  从作品授权使用的角度打造的榜单具有深意。上述榜单是根据文著协2021年收取的著作权使用费以及各使用者选用的篇目情况统计的。与这一榜单同时发布的还有2021年度最受欢迎的十大作品榜单和2021年度十大使用者榜单。据了解,文著协发布这三个榜单的初衷,是希望通过榜单的标杆作用鼓励创作,宣扬尊重版权的理念。

  不断完善著作权集体管理制度,是我国版权事业的一项重要内容。《版权工作“十四五”规划》指出,要引导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不断拓展业务,为权利人和使用者提供更顺畅更高效的服务。作为国内五大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之一的文著协,如何对作家作品进行管理,从而让权利人获得更多尊重与收益?

  展现榜样力量

  经典之作经得起岁月的考验。入围十大作家榜单的作家分别为陈伯吹、贾兰坡、金近、严文井、高士其、李四光、冰波、孙幼军、管桦、叶圣陶。相应的,他们的作品皆入围年度十大作品榜单,具体为:《一只想飞的猫》(作者陈伯吹)、《“歪脑袋”木头桩》(作者严文井)、《小鲤鱼跳龙门》(作者金近)、《孤独的小螃蟹》(作者冰波)、《爷爷的爷爷哪里来》(作者贾兰坡)、《小狗的小房子》(作者孙幼军)、《小英雄雨来》(作者管桦)、《稻草人》(作者叶圣陶)、《细菌世界历险记》(作者高士其)、《看看我们的地球》(作者李四光)。而十大使用者榜单上,人民教育出版社、上海教育出版社等榜上有名。2021年,这10家使用者支付的著作权使用费超过1000万元,让会员作品的市场价值得到应有的体现。

  “上述作品包括儿童文学、科普经典、红色经典以及寓言文学,都经受住了市场的多年检验,受到了广大读者的认可。”文著协副总干事梁飞告诉中国知识产权报记者,这些作家的著作权使用费是会员中最高的,主要原因是多年前作家或继承人加入文著协,授权文著协以信托方式独家管理他们作品的复制发行权、汇编权、表演权等有关权利。文著协主动向使用单位推广会员作品,通过“一揽子”授权,为使用者提供著作权解决方案,助力优秀作品的出版、传播。

  其实,此次发布的十大作家著作权使用费并非新高。文著协总干事张洪波告诉本报记者,在文著协发布的2020年度榜单中,十大作家收入高达900多万元,其中陈伯吹以180万元居首。他表示,受新冠肺炎疫情等影响,今年这一收入降了四成。

  已故作家金近多次入围十大作家榜单,他创作的《小鲤鱼跳龙门》至今仍是最受小读者们欢迎的童话故事之一。2019年,金近的夫人颜学琴以权利继承人身份加入了文著协。近年来,文著协授权河北少年儿童出版社、北教小雨等数十家出版单位策划并出版了大量金近的儿童文学作品,《小猫钓鱼》等多篇作品还被选入人教版教育部统编教材。文著协每年都将著作权使用费及时转付给颜学琴老人。金近的女儿金小亚表示,近些年在协会的努力争取下,出版社使用其父亲作品的数量明显增加了,稿酬标准也有了显著提高。

  创新版权管理

  完善具有我国特色的著作权集体管理制度,需要不断适应新的形势进行创新探索。《版权工作“十四五”规划》指出,要引导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在创新许可和管理机制、落实著作权法定许可、深化国际合作和交流等方面不断拓展业务,为权利人和使用者提供更顺畅更高效的服务。对此,文著协进行探索,当好权利人的“版权管家”。

  举办“会员开放日”活动是文著协的一项创新。张洪波介绍,活动中,协会邀请会员“回家”,或者到会员家中走访,了解会员需求,同时也积极走访合作单位,了解市场需求和趋势。在走访活动中,高士其的儿子高志其提到,多年前其曾授权某出版社出版高士其的著作,这些年来该社一直再版重印,但是没有支付过一分钱的再版稿费。如今,高士其的著作通过文著协得到广泛使用,并获得相应的回报。对此,高志其表示,委托文著协寻找合适的出版社再版《高士其自传》和《高士其全集》两部著作。

  包括上述十大作家在内,2021年,文著协已发展会员1万余人,收取的著作权使用费达到2455万元,同比增长9.4%;全年完成著作权使用费转付、分配38次,涉及文章5000多篇次。这其中,信息网络传播权、汇编权、表演权等集体管理授权业务占86%,报刊转载和教科书法定许可稿酬收转法定职能占12%。梁飞表示,文著协将汇编权、表演权纳入集体管理范畴,创新授权方式,每年解决500余种汇编作品的授权,同时为国内院团引进多部海外戏剧,输出多部国产戏剧和剧本,有力推动了出版业和演艺事业的发展,同时深化了国际合作和交流。

  对于创新汇编权授权方式,张洪波进一步解释,将已经发表、出版的文字作品经过选择和编排出版,可以节省很多组稿成本,因此,汇编作品备受出版界的青睐,但同时面临获得授权难的问题。文著协管理着超过1万名会员的作品,针对市场新需求,主动向使用者推荐会员作品,还会根据使用单位的需求接受委托、进行组稿。“这一创新模式成效显著,文著协为会员和其他权利人收取的文字作品汇编权许可使用费逐年攀升,每年涉及的会员逾千人次,文章逾千篇次。”张洪波说。同时,新冠肺炎疫情对各行各业带来深远影响,针对使用者对作品的需求发生改变的情况,文著协在保障权利人利益的前提下,调整了授权的范围和条件,如增加融媒体的使用授权、根据实际情况适当调整首印数量,以适应行业的发展。

  创新授权手段和服务方式,让权利人利益最大化、有获得感幸福感,同时让使用者有安全感,文著协的做法很务实,这也正是著作权集体管理制度的优势所在。(本报记者 窦新颖)



版权声明: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载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微信公众号等公开渠道,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参考、交流、公益传播之目的。转载的稿件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电话:(010)86409582

邮箱:kejie@scimall.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