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学者频道 学术频道 创新频道

无问西东:一个平凡检验人的武汉抗疫日记

科界 03月29日

来源:中华医学信息导报

wt_a12302200330042729_180baa.jpg




今天是2020年3月18日,来到武汉已经一个多月了,作为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中的普通一员,我平凡而渺小,我就像庞大救援机械上的一颗小小的螺丝钉,每天跟随着这个庞大的救援机器运转着,我不发出声音,我只想所有的新冠肺炎患者都能康复出院。在武汉的日子里,我反而心不慌,接触了患者的样本,我反而心里踏实!


wt_a52332020030042729_1b38d0.jpg


刚到武汉的时候,面对支援医院杂乱的实验室,我们手抬肩扛,打扫卫生,擦拭仪器,调试参数,定标质控,终于在一周内开展了临床检验的生化、血液、免疫等基本检测项目。随着疫情转入到最胶着最吃劲的阶段,我们支援的医院作为武汉市新冠肺炎定点诊疗医院,对核酸检测的需求越来越迫切,当检验科提出组建核酸实验室的决定之时,我仿佛看到一盏明灯,我去!一定要去!我到这里就是为了“新冠肺炎”而来,就是为了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而来!全核酸组人员放弃轮休、加班加点,经过一周的细心筹谋,克服了重重困难,终于迎来了核酸实验室开“枪”加样、提取、扩增的第一天!


刚开始穿着防护服进入红区时,我感觉憋气到不能呼吸,甚至想用手摘掉防护面屏,最后通过调整呼吸将那种感觉压了回去;还有一次,在脱衣间闻到了浓烈的酒精和消毒液混合的气味差点呕吐;护目镜模糊成“潜水镜”,口罩压出一道道的痕迹,更是家常便饭。这些情况慢慢地都被我克服和适应了,到现在我已经可以和防护装备“和谐相处”了。


核酸实验室为全院的患者出院周转争取了宝贵的时间,看着这几天疫情好转,各种“零新增”的好消息不断传来!加上武汉的气温回暖,我的心情也和疫情暴发初始时的寒冷完全不同,虽然累点,在红区待得时间长点,但是能当“新冠肺炎”检测的“侦察兵”“守门人”,心里是满足的,是有暖意的。


wt_a82302020033042729_1eb324.jpg


我从事临床微生物检验的工作已经有13年了,初入检验专业时,也遇到很多迷茫之处。经常能听到一些不被理解的言论:有人说我们检验人临床地位低,也有人说我们是一群只会操作仪器的“技术工人”,也会时常被亲人朋友们问到“你是医生吗”。每当此时,我都感到无力反驳。我相信,经历过这次抗疫战后,检验医生应该会被正名了,我们是临床感染疾病诊断医生。当然这对我们自身的要求也是逐步提高的,不仅仅要满足对临床检验操作准确的需求,更要贴近临床,靠近患者,甚至要学习临床执业医师、执业药师的相关知识。医学知识如同浩瀚的海洋,仅仅只专注于自己的小专业,闭门造车,终究是不得要领的。随时学习,终身学习,可能是每个检验人在这场疫情中最应该思考的问题。我思考了很久,也挣扎了很久,最后,我在已故的北京协和医院王澎老师的微博下默默留言:“我也要做像您一样的临床微生物诊断专家”。到那个时候,谁还能不称呼自己为“医生”?人终其一生,最缺的、一直在寻找的,不就是自我认同吗?


下班的时候,我收到了清华学子送的小礼物,看着书签上这些字句,仿佛回到了电影《无问西东》的场景里。随意拍了一张刚出实验室没有滤镜的自拍,心里想着人终究是会老去的,我们的皮肤会松弛、会有皱纹、会逐渐地衰老……当青春离我们远去的时候,是用无聊无为的过往掩饰我们内心的惴惴不安?还是将今时今日所作所为留底封存?清华园我终究是无缘的,只想把这段“无问西东”的经历带给我女儿,等她长大了能了解这个丰富立体的世界吧。无问西东是什么意思呢?我姥爷去朝鲜的时候是,我妈去越南的时候是,我去武汉的时候是,应该是这种植根于骨髓的传承和本能,没有大话、套话、空话,就是要去而什么也不说。




wt_a12302200330042730_233afc.jpgwt_a32302020330042730_271043.jpg



(文/西部战区总医院检验科 汪璐)

(供稿:中华医学会学术会务部  中华医学会检验医学分会)


编辑:孙阳鹏

排版:郑梦莹

wt_a62332020030042730_2ab260.jpg

推 荐 阅 读




李克强:要高度重视防治无症状感染者

“我义无反顾地奔向国家需要我的地方”

勠力同心,让新冠病毒无处遁形——枣阳市第一人民医院检验科战“疫”侧记


wt_a42302020330042730_2beb20.jpg

中华医学会 北京市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