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大奖物质科学奖获奖人潘建伟——学渣的逆袭人生

科技工作者之家 2017-10-28

20171028234011_b8a248.jpg

潘建伟(右)谈笑风生。

潘老师有一个简单的履历,出生于上世纪70年代,小时候是个捣蛋鬼,最早的时候作文考40分,农村来的娃娃,居然到了中科院,成为了2011年那时最年轻的院士,直到今天成为中国离诺贝尔奖最近人之一。

今天下午,未来大奖论坛主持人以这样的开场白揭开了讲座序幕.这是一场和青少年的对话,也是2017年未来大奖论坛的亮点,选取来自北京和天津的4名中学生与获奖科学家潘建伟对话,他是2017年未来大奖物质科学奖的获奖人。以下是潘建伟在论坛上讲述自己的成长经历。

小时候过得很开心

看到这么多同学,就想到我自己的小时候,很有幸我是在农村长大。因为父母没有时间,我跟着我外婆在农村生活,经常可以抓抓鱼,到山里挖挖果子、采采花之类的,所以小的时候一直过得挺开心的。

这样我小的时候学的东西比较少,除了父亲给我买一些童话书之外,我主要时间在野外度过,语文比较差。上初中的时候,父亲说,你到县城上学好一点,不要老是做野孩子,于是把我带到县城上学。

作文《最难忘的一天》只得40分

第一次写作文叫做“最难忘的一天”。我写了5分钟就写完了。最难忘的一天,戴上红领巾的一天,天气很好,阳光灿烂,戴上红领巾,成为少先队员,非常开心。我写完之后很纳闷:为什么每位同学在勤奋地写?为什么花这么长时间?写作文是很简单的事情,为什么他们要这么辛苦?结果交上去之后,我只得了40分,40分的故事这么被传出去了。

我在乡下没有学过作文,也没有机会学英语,当时英语26个字母,对于我来说太困难了,怎么有26个字母,这么复杂,要按照秩序背下来。后来我跟父亲说,将来我也不想干什么大事,干脆英语别学了,但是父亲不同意,当然英语学得非常困难。

英语的英标不会,用中文标出来,上课不敢回答问题。有一次好不容易把单词全记下来,特别高兴。老师提问的时候,我举手了。老师很高兴,终于潘建伟举手了,让我回答问题。老师问旗帜怎么说?船怎么说?我当时全都忘了,老师说不懂别举手了,那次确实很伤心。

把作业带到山上写很高兴

上高中的时候,到了周末,写作业不在家里,有的时候把作业带到山上去。我们那个地方是山区,从县城里走一两里路,爬到山上做作业,一直比较开心。前些年正好有一次机会,我的老师把高中三年评语给我看,上面写着这个学生比较聪明,但是不太守纪律,反正最后不太守纪律变成我当时不太好的记录。我很感动,后来老师把这个记录给我找出来了。

物理是个简单的东西

我上大学的时候,大家说可以去学管理,可以学经济。但是有一次我跟父母散步时,我问他们到底应该学什么呢?父母说,你自己想学什么就学什么,我说还是物理比较好,因为物理对我来说比较简单,不用什么记忆,就用一个公式,什么都可以推出来,觉得学比较简单的东西很好,上大学的时候学了这么一个简单的东西。

我这么多年经常被家里人抱怨,因为我很难记清楚这条路怎么走?那条路叫什么名字?我大脑大多数时候处于比较清空的状态,所以学物理是最好的。去旅行的时候,需要带的东西最少,把公式记下来之后,剩下的东西跟万花筒一样推出来。后来一直学物理,我自己能欣赏它到底妙在什么地方。

初次接触觉得量子是胡说八道

后来到大二的时候,本来觉得物理很简单,但一学量子就不行了,觉得怎么有这样胡说八道的东西。牛顿力学,电动力学,统计力学,所有的成绩都是95分以上,就是量子力学差点没有考及格。这里面很多概念跟平时印象不一样。

量子力学有一个基本规律,当你们看这个东西处于什么状态的时候,可以同时在这个大厅里面。如果你们没有在看着我,所有人、所有机器不再看我的时候,我可以到很多地方,我觉得这个东西是不对的。所以我想了很多年,我的本科论文就做这个,我一直想证明爱因斯坦的观点是对的,证明量子力学是荒谬的。25年过去了,实验过程当中反复证明量子力学是对的。所以到现在为止我也很无奈,一直没有办法把这个理论推翻掉,或者干掉。

所以我小到大都是开心好玩的,只是觉得想去弄清楚一些问题,从来没有想到要它有用,后来发现它有点用,我是这么一路走过来的。

科界原创

撰文:邓婷

量子 未来大奖 潘建伟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