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院士:强烈呼吁中国母亲不要给小孩滥用抗生素

科技工作者之家 2017-12-13

美国医学院院士马丁·布莱泽(Martin J. Blaser),几十年来一直致力于微生物菌群及耐药细菌研究。他认为滥用抗生素及剖宫产会危害人类的后代,提出了“消失的微生物”假说,并出版了《消失的微生物》一书。在他看来,抗生素和剖宫产是伟大的人类发明,在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它们挽救了无数生命,然而正如中国古训所说的福祸相依,当它们被滥用时,所造成的负面效果会带来灾难,甚至将人类吞没,而有些苦果我们已经眼所能见。

12月2日,在TED演讲中,马丁·布莱泽再次向我们讲述了现代疾病与“消失的微生物”之间的关系,并强烈呼吁中国的母亲如非必要,不要使用抗生素,同时他也给出了几点保护孩子健康的建议,包括如非必要避免剖宫产、六个月以上的母乳喂养、避免让孩子喝被抗生素污染的食物和水。

耐药细菌

我们大量使用的抗生素,大部分为广谱抗生素。这些抗生素在杀死对我们有害的病原体时,还会杀害一部分“无辜”的微生物。在人体“寸土寸金”的生存环境里,微生物之间也会竞争,那些得以适应抗生素并进化的微生物,就会侵占“无辜”微生物的“住所”,使得耐药菌株的群体越来越大。

20171213164836_4677bc.jpg

▲在TED演讲中,马丁·布莱泽指出:2010年,美国医疗人员开出2.58亿例抗生素,是1945年的100万倍。

2013年9月,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发布了报告,首次综述了美国耐药细菌的整体分布状况,并根据细菌的危险程度,对18株细菌进行了排名。排在首位的是一类被称为抗碳青霉烯类肠杆菌属细菌(Carba Penem-resistant Enterobacteriaceae,简称CRE),这种细菌致死率极高,几乎对所有抗生素都有耐药性,而这种细菌并不罕见,在美国44个州的医院里都有。美国疾控中心主任汤姆·弗里登医生(Dr. Tom Frieden)说:“这些细菌战胜了我们最好的抗生素。”

被列为“危险”的抗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每年超过8万例感染,1.1万人死亡。

与此同时,现代养殖业已经跟抗生素紧密相关。在西方,养殖公司为了增肥动物,使用了大量的抗生素,使得现代牧场如同耐药细菌的温床,各种“耐药细菌”增加,未经严格检查的致病食物会被人类食用,猪流感、禽流感等越来越多的病毒通过动物在人类之间开始进行传播。而最后一次给药和屠宰期之间的药物“降解期”,也并未得到充分督查,除了耐药细菌外,抗生素本身也再次通过食物进入我们体内。

中国养殖业也不例外。2010年前后,蓝耳病爆发,中国养猪业大规模使用抗生素后,虽然控制了疫情,但猪身上的病毒也随之进化,原本能自愈的病已经很难自愈,养猪业不得不使用更多的抗生素来保证猪的存活,从而陷入恶性循环。现如今,能够不使用抗生素的养殖厂寥寥无几。

消失的微生物

耐药细菌是滥用抗生素导致的最直观的后果。而更令马丁·布莱泽忧虑的是,滥用抗生素会致使人体内微生物的生态系统受到破坏,“我们中数以百万计的人对新的病原体更加敏感。”

在中国,你我眼所能见更简单的例子是,我们的皮肤似乎越来越敏感,许多人都开始有不同种的食物过敏,各种“过敏”的人似乎越来越多。这或许并不是说明我们对自己的身体越来越敏感,而是表示我们的免疫系统正在变化。

马丁·布莱泽认为,人体的微生物群系(Microbiome)就如自然生态系统一样,各种生物彼此关联、竞争合作,才形成了相互支持的复杂网络,一旦某个关键物种消失或灭绝,整个生态系统都将受害甚至崩溃。

而我们人体的微生物群系中,数以万亿的微生物已经同人类协同演化了数千年,这些微生物帮助人类消化食物、抵御疾病、合成维生素等等,对人的免疫力起着重要作用,保障了人类的健康。我们体内的微生物甚至影响到了大脑复杂的发育过程。更重要的是,它们随着人类分娩和对下一代的养育,在人类代际间传递,以此继续守护人类后代的健康。但不幸的是,这些微生物中的一部分正在消失。

这些微生物是如何消失的呢?马丁·布莱泽认为,除了抗生素在人畜中的滥用、大量杀菌日化产品的频繁使用等,剖宫产的过度操作也值得注意。在动物界,母体通过阴道分娩的时候都会将微生物传递给后代。而现代分娩的过程中,高比例的剖宫产,手术过程中大量对孕妇和新生儿滥用抗生物的行为,影响了多年来由母亲传递给胎儿的微生物种类。

而在育婴过程中,过去母亲多使用母乳喂养,并经常通过自己咀嚼后,再将食物喂食给婴儿,这些行为都是微生物传递的途径。现代越来越多的奶粉奶瓶、辅食分餐等“西方”喂养方式,都使得婴儿无法获得母体内的微生物。

20171213164904_03cbfb.jpg

▲不同人群的肠道微生物多样性比较(纵轴表示微生物多样性)  图片来源:马丁·布莱泽演讲PPT。

以上种种都使得那些对人体有益的微生物无法再通过母亲的口腔、乳房、阴道分娩传递给孩子。与此同时,抗生素在医疗行业和养殖业的滥用,也在消灭越来越多的微生物。许多孩子在出生时未获得有益菌群,又在生命早期接触了抗生素,这使得孩子们的代谢和免疫都受到极大影响,全球范围内的青少年肥胖症、青少年糖尿病(又称1型糖尿病)、哮喘、胃食管返流等发病率逐年攀升。而孩子大脑的发育也令人担忧,从1960年至今,自闭症的发病率增长了四倍,自闭症这种先天的“精神癌症”,其本质就是自闭症患者大脑内的神经连接与正常人不同,因此,他们自出生起就缺乏与他人交流、理解一些细微差别及非语言信号的能力。

这些由发达国家蔓延至全球的现代疾病引起了马丁·布莱泽的关注,在他看来,这些现代疾病暗示着孩子们的免疫系统前所未有的失调了。而这就是“消失的微生物”为我们敲响的警钟。

采取行动——找回消失的微生物

在马丁·布莱泽看来,耐药病原体的增多固然糟糕,但人类体内微生物群系多样性的丧失却更为致命,它扰乱了人体内微生物的稳态,从而打破了人体与微生物之间的平衡,人类的发育过程开始改变,代谢、免疫乃至认知能力也都在受到影响。

自1977年至今,马丁·布莱泽一直致力于“正在消失的微生物群落”的研究,在研究过程中几番辗转于学术界和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结合了大量理论实验和临床研究,以此来推进这一假说。2015年9月,他被任命为美国总统防治耐药细菌顾问委员会主席,作为影响奥巴马医改政策中《抗击耐药细菌国家战略》的关键人物,马丁·布莱泽多次在媒体上撰文,提醒公众滥用抗生素及剖宫产带来的危险。

20171213164920_0c95aa.jpg

▲马丁·布莱泽

为了及时修正我们“过犹不及”地使用抗生素和剖宫产的现状,他从各个层面提出了相应的对策。在个人层面,他强调我们首先应该节制自己使用抗生素的欲望,比如在与医生沟通病情时多观察几天,再决定是否服用抗生素,这是短期内最容易实现,也是最简单、最重要的。尽管这不会扭转局面,但可以减缓微生物多样性丧失的进程。

再者,大可不必使用过多的抗菌日化产品,因为在皮肤上生活的大多数细菌都已经跟我们是老朋友了——这些微生物小伙伴可以帮我们抵御有害细菌。

而对医务人员而言,在培训时就应养成谨慎使用抗生素的习惯,仔细权衡每位患者的病情是一种危险的感染还是温和的疾病,准确的判断力需要多年的经验与敏锐的观察。

马丁·布莱泽在媒体采访中表示,过去我们没有意识到本代人的健康会对下一代人的健康有多么重要的影响,他们最近在小鼠身上的研究表明,正常的微生物菌群是可以传递到下一代的,所以如果父母的微生物菌群受影响,下一代的孩子可能会受到影响甚至出现疾病,一代一代逐渐损失菌群的多样性,一代会比一代更糟糕,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现在要开始着手恢复这种多样性,解决这种问题。

作者:宋祺

来源:澎湃新闻网

抗生素 免疫系统 微生物 剖宫产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