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学者频道 学术频道 创新频道

Lancet子刊:九分饱,让你更瘦更young更健康

科界 07月21日

来源:MedSci梅斯

导语:限热量,助心脏!少吃几块小饼干,心脏变好不易老。

俗话说“减口增寿,限食延年”, 我国古代的养生学家就提出了“八分饱”的养生方法。

而早在1935年,外国的研究者也提出了热量限制(Caloric restriction)的概念。

什么是“热量限制”呢?

其实就在满足生物体对各种营养物质的需要,且不发生营养不良的情况下,有计划地适量限制每日的总摄入量。

那么哪种程度的热量限制才能让身体获益呢?

 

20190721220158_642037.jpg

近日,《柳叶刀》子刊的发表的一篇研究显示“九分饱”饮食就可明显减轻体重,降低体脂率,改善血管状态。

这个名叫CALERIE2的临床试验招募了238名志愿者,参与人员都是身体健康且不肥胖(只有少数几个略微超重)的年轻人。

杜克大学的研究人员将参与者分为限制热量摄入组和对照组,限制热量摄入组每天要减少摄入25%的热量,对照组可以敞开吃。

不过,对热量摄入的控制并不如预期。

首先,在试验开始时,就有18位参与者认为自己难以长期坚持减少热量摄入而退出。而在研究开始后的头六个月总结数据时发现,限制热量组每天平均只减少了19.5%的热量;到了研究的最后六个月,限制热量组的参与者每天只少摄入9.1%的热量。

最终数据显示,限制热量组平均每天摄入的热量还不足预期一半,只有11.9%(大概是九分饱)。

即使这样,在经历了两年的热量限制后,热量限制组参与者平均体重减少了7.5kg,体脂率降低了4.6%,而对照组参与者平均体重增加了0.1kg,体脂率增加了0.13%(只增加了0.1kg...看来并没有真的敞开吃啊)。

热量限制可不仅能使体重减轻,体脂下降噢!

除此之外,可评价心脑血管健康的血脂、血压、血糖、胰岛素水平以炎症指标C反应蛋白等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降。

20190721220158_693cb7.jpg

(卡路里来来,健康拜拜)

而且研究人员还发现,热量限制与心脏代谢风险因素之间有着明显的剂量效应,热量控制越严格,相关心血管和代谢相关风险因素的改善也越大。

由此看来,少吃的确有助于改善血管状态,保持健康。而更加神奇的是,限制热量甚至可以延缓衰老。

关于限制热量延缓衰老的研究有两个著名的假设,一是Pearl提出的哺乳动物寿命与其单位组织质量的代谢率成反比;另一个是Harman提出的能量中心代谢过程中的副产物活性氧会损伤DNA、脂质和蛋白质等,加速衰老进程。

 

20190721220158_6ad788.jpg

那么少吃是否能让我们更年轻呢?

这篇发表在Cell 子刊的研究由Pennington生物医学研究中心发起,研究人员对健康非肥胖人群进行了为期两年的限制热量饮食的随机对照临床试验。

这项研究表明,2年热量摄入减少15%的人,不仅可以减重,他们体内的基础代谢及氧化应激水平等指标也均下降。

虽然最初的设定目标是让热量限制组减少25%的热量摄入,但是和上一个研究一样,限制并未如预期。最终热量限制组只减少了15%的热量摄入。

 

20190721220159_7575ce.jpg

然而,就算如此,限制热量组的参与者与对照组相比,体重下仍降了8公斤,BMI降低了3左右,体脂率下降了3%,24小时和睡眠时候的能量消耗也大幅下降,体内的氧化应激水平也显著下降。除此之外,夜间核心温度和空腹胰岛素水平也明显低于对照组。

 

20190721220159_7b6c37.jpg

上图为受试者基线、1年后与2年后的数值

也就是说,长期限制热量摄入不仅能让你更健康,还能显著降低衰老标志物。虽然限制热量是否能延长寿命还需更长时间随访的临床研究证实(下一个Lancet Cell 子刊在向你招手~),但从这两个研究可以看出,热量限制的益处单从健康角度讲是没得挑的。

 

20190721220159_7e41f6.jpg

正如如这篇文章的封面图,人体就好比是一个工厂,食物就是燃料,摄入的食物越多,火烧的越旺,产生的氧自由基等物质越多,对人体的伤害也就越大。

各位胖友们,科学研究告诉我们管住嘴不仅能美丽,还能健康又年轻呢!吃前算算卡路里,心脏好、变苗条、衰老指标还减少!


参考文献:

1. William E Kraus, Manjushri Bhapkar, et al. 2 years of calorie restriction and cardiometabolic risk (CALERIE): exploratory outcomes of a multicentre, phase 2, 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J]. The Lancet Diabetes & Endocrinology, 2019. DOI:https://doi.org/10.1016/S2213-8587(19)30151-2

2. .Pearl, R. (1928). The Rate of Living (University Press).

3. Harman, D. Aging: a theory based on free radical and radiation chemistry[J]. Gerontol. 1956;11, 298–300.

4. Leanne M. Redman, et al. Metabolic Slowing and Reduced Oxidative Damage with Sustained Caloric Restriction Support the Rate of Living and Oxidative Damage Theories of Aging[J]. Cell Metabolism, 2018, 27, 1–11.

健康 热量单位

推荐资讯